直播四川  |   文明创建  |   未成年人  |   蜀风评论  |   文艺之窗  |   公告  |   主题活动  |   志愿服务  |   魅力四川  |   理论创新  |   巴蜀儿女

热线电话:028-86980191 | 宝兴社区
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宝兴文明网 > 文明播报
我的教育生涯 三尺讲台的留影】41年教学生涯 他将理想变为现实——记宝兴县明礼乡中心学校教师赵垒
发表时间:2018-11-14 15:32:00 | 来源:北纬网

赵垒给学生上课 

16日,初春的风吹在身上还有些冷,一大早出门的赵垒不自觉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便朝着学校方向走去。一路上,偶尔遇到几个村民,他们都向他点头示意,叫着:赵老师。这一声称呼,伴随赵垒走过了整整41个年头。 

      今年2月,赵垒退休了,但他一直都想再去学校里转一转,看一看,毕竟站了半辈子的讲台,他仍然难以割舍。 

     从回乡务农,整天盼望着进学校当老师,到抓住机遇,成为一名真正的老师,赵垒觉得自己是幸运的。从不断自学,到接受函授教育,赵垒说他将自己的理想一步步变为现实。 

     从教的41年中,他的足迹遍布宝兴县五龙乡、明礼乡的每一寸土地,他的教学惠及了这里的许多村民。 

     机遇: 

     不畏艰难  踏上教师路 

      刷干净的胶鞋、洗了几遍的白背心和外套,这是赵垒在得知自己能够有幸成为教师后,提前做的准备。 

      1977年,刚刚高中毕业后的赵垒,便响应知识青年下乡接受教育的号召,回乡务农。每天都与黄土打交道的他,有时也会怀疑自己可能没有机会能够成为一名教师。但赵磊仍然不想放弃,依然在等待机会。 

      曾几何时,在赵垒记忆中,田间劳作的他一直想着,手中的这一把锄头要是能变成粉笔该有多好。偶然路过学校,听着里面传来的读书声,赵垒仿佛能想到自己站在学生面前的样子。 

      1978年3月30日,一次偶然的机会,赵垒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五龙乡村小的一名老师。“运气好,当时当地缺老师,便把我叫去了。”赵垒说起此事,依然难掩眼中笑意。他说,在他任教的头一天晚上,兴奋得怎么都睡不着,翻来覆去想的是自己站在讲台上的场景。 

      “我当时就想,我最擅长拼音,可以让孩子们从学习拼音上获得学习的快乐,如果遇到新问题,要及时解决。”赵垒说,去校上课那天,他穿上了早就备好的干净衣服,脱掉务农的草鞋,换上干净的胶鞋,踏上他为之奋斗的三尺讲台。 

      赵垒还有幸接受了函授教育,这又为他的教学水平提高提供了一个更好的平台。从1988年到1992年,赵垒一到周末或者是节假日,便会自行前往函授学校进修,不管多远,他的脚步从未间断过。在他看来,中师文凭是对自己教学水平的一个很好的印证。 

      最终,在日复一日地努力与坚持下,他如愿以偿拿到了文凭,提高了自己的教学能力。 

     挑战: 

     肩抗压力  迈步向前进 

      正如赵垒所预想,老师这个称呼,写起来容易,可真正要做好,不付出成倍的努力甚至不做出一些牺牲是不可能的。而赵垒则面对着三个问题:家庭、教书能力、新生。 

      “没怕过,只想着一定能做好。赵垒说道,就算当时工资待遇不高,他也没动摇过放弃教书这个念头,即便家中只有他一个男人,他也会合理安排时间,一有空便去帮助家里务农。 

      同时,为了提高教学水平,赵垒买来许多教辅资料自学,每次拿到新教材,在授课前一天,必先预习4遍以上,而这样的备课习惯,一直伴随着他的教学生涯。当时实行的是包班制,一个老师要教语文、数学、社会、科学、美术和唱歌,工作量大。赵垒记不清写完了多少本备课本了,在他的印象中,原来的备课本要比现在一般的大本子厚一倍,一学期至少要用完两本。 

      但这些都不算是最难的,接受刚入学的孩子才是一个令人头疼的事情。由于当时还未普及学前教育,农村孩子们都是直接来上小学,生源也是参差不齐,这就需要花费更多的心力和精力去教导他们。有些孩子不懂事,还不知道自己脱裤子上厕所,时常将屎尿拉在裤子里,只有我们老师帮清理干净。赵垒并未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不一样,因为在他眼里,当时的老师面临的都是同样的问题。 

      为了更好帮助这些新入学的孩子,他开始尝试跟学生做朋友,主动倾听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,如果自己有做错的地方,还会主动找学生道歉。 

      面对家庭、课时、教学三重压力,赵垒并未放弃,反而迎头赶上,只为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。 

      不仅如此,教学环境简陋,也是对他授课的一大考验。2001年,赵垒从五龙乡调往明礼乡,由于路程较远,赵垒便只能住在学校。学校住宿条件还行,就是周围没有卖菜的地方,只能在周末回家的时候准备好一周的食材,然后背到学校里面。赵垒说道,如果遇到天气炎热,食材经常放坏也是常事,但他也从未有过抱怨。 

      “4·20”芦山强烈地震后,学校将住宿楼拆了,这时候的赵垒只能每天步行上班。 

      “路况不太好,都是山里,单程就有12公里远,没有车可以搭乘。赵垒说,每天早上6点就必须起床,然后步行两个小时到达学校,赶上学生早课。 

      回想起从教的41年,赵垒觉得获得的收获大于吃过的苦,能得到学生和家长认可,走在路上,能听到被叫一声赵老师,已经很知足了。 

雅安日报/北纬网记者 吴丹  

责任编辑:陈莉

图说文明 【更多】

主办:中共宝兴县委宣传部 宝兴县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